革命夫妻的感人故事:一对伉俪 两封遗书

2020-04-21 08:43:18 来源:阜平旅游在线
分享到:

今天,小编带大家来认识一对革命夫妻。他们一起入党,一起学习,一起工作,甚至一起坐牢,他们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,献出了宝贵生命。下面就让我们一起穿越时空,回到1925年,一起走进烈士夫妻陈觉和赵云霄的故事,翻出两封遗书,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。



1925年

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第四年,第一批党员里,有一对年轻人。男的叫陈觉,湖南醴陵人,女的叫赵云霄,河北阜平人。他们一起入党,又一起受中共派遣到苏联留学,他们俩是这批学生中年龄较小的学生,而且没有外语基础,学习比较费力。在学习中,他们互相帮助,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。留学期间恋爱结婚一起生活。


1927年

1927年7月,中国革命进入低潮,工农群众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进行反抗国民党屠杀政策的武装斗争。留苏的党员学生纷纷被派遣回国,从事苏维埃运动。9月,陈觉和赵云霄一起取道东北、回到上海,与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,一起在法租界云南中路党中央的秘密机关,见到瞿秋白、李维汉等,一起接受了分配去湖南工作的任务。


1928年

两人因叛徒出卖,一起被捕。陈觉的父亲陈景环,是湖南醴陵泗汾镇的首富,在当地颇有名望,他积极地设法营救他们。据说老人以六十亩田产为代价,疏通关系。敌人放话,只要填一份同意脱党的悔过书,就能放人。陈景环到狱中劝儿子,先签了再说吧,保住性命出来,还可以继续干革命。面对父亲的哀求,陈觉夫妇都没有答应。陈觉牺牲前四天写下一封书信留给他的妻子。

陈觉牺牲当晚,父亲陈景环推着一辆独轮车,到刑场收敛儿子的尸体。为了不引起注意,他买了三百五十多公斤的麻布,裹在棺木上从长沙到醴陵,整整一百二十公里。他就这样,就这样推着车送陈觉回家。为了掩人耳目,醴陵首富陈景环,在一个偏僻的地方,埋葬了自己的长子。


1929年

本应同时上刑场的赵云霄,因为怀孕,刑期延后了五个月。赵云霄得知陈觉壮烈牺牲的消息,悲恸欲绝。4个月后,即1929年2月11日,她在狱中生下一个女婴。同监的难友怕婴儿受凉,把她母女俩围在中间。云霄征得大家意见,给婴儿取名“启明”,意思是在黑暗中盼望破晓。女儿刚满月不久,他的妻子赵云霄写下了,另一封绝笔。

3月26日,刽子手在监外高声点名,叫到“赵云霄”时,生死离别,痛断肝肠,她怎舍得初到人世的婴儿。诀别的时刻到了,赵云霄喂完最后一次奶,强忍悲痛,把启明留给了难友,被刽子手架走了……

赵云霄牺牲二十多天后,陈景环才得到了儿媳去世的消息,等他赶到刑场什么都没了,陈觉与妻子合葬的心愿,最终未能实现。


1930年

出生一个月的小启明,被祖父接回长沙。十一个月的时候,生了一场大病也去世了。陈觉的母亲抱着启明,一点点大的尸体,不停地念叨“云霄会怪我,觉儿会怪我,云霄会怪我,觉儿会怪我……”后来陈景环将陈觉弟弟的孩子过继到了陈觉的名下。取名——陈树勋。

陈觉、赵云霄这对革命夫妻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,献出了宝贵生命。历史将永远铭记他们,人民也将永远铭记他们。



陈觉就义前给妻子赵云霄的遗书


云霄我的爱妻:

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信了,我即日便要处死了。你已有身,不可因我死而过于悲伤。他日无论生男或生女,我的父母会来抚养他的。我的作品以及我的衣物,你可以选择一些给他留作纪念。

你也迟早不免于死,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俩合葬。以前我们都不相信有鬼,现在则惟愿有鬼。“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并蒂莲,夫妻恩爱永,世世缔良缘。”回忆我俩在苏联求学时,互相切磋,互相勉励,课余时闲谈琐事,共话桑麻,假期中或滑冰或避暑,或旅行或游历,形影相随。及去年返国后,你路过家门而不入,与我一路南下,共同工作。你在事业上、学业上所给我的帮助,是比任何教师任何同志都要大的,尤其是前年我病,本已病入膏肓,自度必为异国之鬼,而幸得你的殷勤看护,日夜不离,始得转危为安。那时若死,可说是轻于鸿毛,知今之死,则重于泰山了。

前日,父亲来看我时,还在设法营救我们,其诚是可感的,但我们宁愿玉碎却不愿瓦全。父母为我费了多少苦心,才使我成人,尤其我那慈爱的母亲,我当年是瞒了她出国的。我的妹妹时常写信告诉我,母亲天天为了惦念她的远在异国的爱儿流泪。我现在也懊悔此次在家乡工作时,竟不曾去见她老人家一面。到如今已是死生永别了,前日父亲来时我还活着,而他日来时只能看到他的爱儿的尸体了。我想起了我死后父母的悲伤,我也不觉流泪了。云!谁无父母,谁无儿女,谁无情人!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,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。我们虽然是死了,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,“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”,死又何憾!

此祝

健康!并问王同志好!

觉  手书

一九二八年十月十


赵云霄给女儿的遗书


启明我的小宝贝:

启明是我们在牢中生了你的时候,为你起的名字,这个名字是很有意义的。因为有了你才四个月的时候,你的母亲便被湖南清乡督办署捕于陆军监狱署来了。当时你的母亲本来立时死的罪,可是因为有了你的关系,被督办署检查了四次、五次,方检查出来是有了你,所以为你起了个名字叫启明(与你同样出生一个叫启蒙)。小宝宝:你是民国十八年正月初二日生的,但是你的母亲在你才有一月有几十天的时候,便与你永别了,小宝宝,你是一个不幸者,生来不知生父是什么样,更不知生母是如何人?小宝宝,你的母亲不能抚养你了,不能不把你交与你的祖父母来养你。你不必恨我,而恨当时的环境。

小宝宝,我很明白的告诉你,你的父母是共产党员,且到俄国读过书(所以才处我们死刑)。你的父亲是死于民国十七年阳历十月十四日,即古历九月初四日。你的母亲是死于民国十八年阳历三月二十六日,即古历二月十六日。小宝宝,你的父母,你是再不能看到,而也没有相片给你;你的母亲所给你的纪念衣物及一金戒指,你可以作一生的唯一纪念品。

小宝宝,我不能抚育你长大,希望你长大时好好读书,且要知道你的父母是怎样死的。我的启明,我的宝宝!当我死的时候,你还在牢中,你是个不幸者。你是个世界上的不幸,更是无父母的可怜者!小明明,有你父亲在牢中给我的信及作品,你要好好的保存。小宝宝,你的母亲不能多说了,血泪而成。你的外祖母家在北方,河北省阜平县,你的母亲姓赵。你可记得,你的母亲是二十三岁上死的!小宝宝,望你好好长大成人,且好好读书,才不负你父母的期望。

可怜的小宝贝,我的小宝宝!

你的母亲于长沙陆军监狱署泪涕

三月二十四日

版权所有:河北红色文化旅游网 违者必究
冀ICP备1901707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