巾帼不让须眉——女外科大夫刘奇

2020-07-21 15:44:42 来源:抗大陈列馆发布
分享到:

编者按:谁说女子不如男?在抗日战争时期,不仅有好男儿奔赴沙场、报效祖国,还有很多女性为抗日工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近日,“抗大陈列馆发布”微信平台发布了一篇文章,讲述了一位外科女大夫刘奇小小年纪女扮男装奔赴抗日前线,凭借高超的医术,挽救了无数战士的生命,谱写了一段伟大的传奇人生。接下来为大家讲述这一段感人故事。

微信图片_20200721154624.jpg

一、女扮男装、深夜离家,奔赴抗日前线

刘奇7岁那年,为了躲土匪,父亲刘考文带着全家逃到吉林省延吉县落户,开了个磨坊维持生计。她读书到四年级时,家里的磨坊倒闭,父亲改做肥皂生意,刘奇和妹妹一边读书一边到火柴厂做童工。

九一八事变后,她和妹妹在来往上学的路上,每天都被日本兵拦路堵截强迫检查书包,那种失去自由的亡国奴生活,使全家人对日本人既恐惧又憎恨。一天,刘奇在上学途中,目睹一群日军抓到一名女学生把头发剪去,从头上浇下汽油,将这名女学生活活烧死的惨景,在她心里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仇恨。刘奇读完初中一年级时,全家人回到山东老家吉拉子村。

1938年夏,山东纵队一部进驻吉拉子村,一名叫朱玉相的副旅长住在刘奇家,向她宣传革命道理,并告诉她,附近的岸堤村有一所八路军的干部学校,有男有女,都是抗日救国的爱国青年。刘奇听后心情激动,她问:“我想参军抗日,能不能去?”朱副旅长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朱副旅长请政治部主任朱道南写了介绍信交给刘奇,刘奇悄悄把信放在口袋里,仔细珍藏。

1938年夏末的一天晚上,刘奇假装睡得很香,第二天鸡刚打第一遍鸣,刘奇独自行动了。她一骨碌爬了起来,蹑手蹑脚地溜进父母的房间,在父母枕边各放了一封信:“对不起了,父母大人,别怪女儿不孝,我要参加八路军,抗战打鬼子去了!”然后退回自己的房间,动作麻利地换上二表哥的学生服,把辫子盘到头顶,她的身高是1米69,在女孩之中本来就算高个,头上再扣一顶男人的大礼帽,这样一装束,使她显得个子更高了,活脱脱一个少男形象。刘奇悄悄打开大门,操起一根打狗棍,摸黑出了村庄,上了一条大马路。刘奇朝岸堤村方向走了约5里路时,天蒙蒙亮了,时不时地能看到有农夫挑着山货赶路,这天是垛庄集,许多村民从四面八方往垛庄去赶集。在一个烧饼店门前,刘奇停了下来,她盘算这80里路,怎么也得走到天黑,所以,她先吃了个烧饼填饱肚子。

谁知正吃烧饼呢,一转身看见父亲站在身后。原来父亲发现她离家之后,不放心,连夜追了上来。父亲说:“我都跟了你几里路了!你母亲在家哭呢,非要你回去。”刘奇说:“那怎么办呢?我是偷跑出来的,再回去多丢人啊,我不能回去。”父亲考虑了一下,拿定主意说:“这样吧,既然你想抗战打鬼子,你想学习,这是好事。但我不放心你自己去,我送你去。”刘奇感激地看着父亲,不知说什么好。其实她父亲已参加了共产党,是八路军的一名秘密交通员。那一天,刘奇父女俩走了整整一天,走了80里路,天黑到达汶河环绕着的一个村庄。老远就听到了八路军部队的歌声,他们知道找到地方了。

二、天赋异禀,成为外科医生

刘奇抗大毕业后到鲁中军区卫生教导队学习。当时的老师苏处长是医科大学毕业生,他教刘奇等人手术教得很成功。有一天他对刘奇说:“刘奇,你将来是一名很好的外科医生,因为你的手是又细又长,天生是外科手,是个搞外科的料。”苏医生特别喜欢刘奇,刘奇毕业后马上到了野战医院二所代理所长。后来学校要为前线训练100名卫生员,训练以后就提拔为医助、护士长。抽调刘奇去给她们上课。当时因为没有黑板,是在门板上上课,

1943年1月,由于刘奇学习成绩优秀,又进入山东军区卫生学校学习。这一学就是扎扎实实的3年,这为她后来的医学生涯打下了坚实基础。刘奇从山东军区卫生学校毕业以后,很快成了野战医院院长兼外科主任,当时叫作野战医疗所所长兼手术队长。医院每到一个地方,部队的好马都是由刘奇来挑。

一天,做完手术的刘奇骑着一匹枣红马从行军的队伍旁边飞驰而过,一个从国民党军队解放过来的战士好奇地问道:“这是不是个官太太?”

连长说:“你胡说什么呢?这是野战医院的刘队长,我们谁受了伤,都得由她来救我们的命。”当时外线作战成千上万的部队,团长、师长都把马让给战士骑,自己不骑马的,部队中暑死在路边的人很多。但是,任何时候都要保证刘奇的坐骑,因为她的工作关系着每一个指战员的性命。

三、邂逅爱情,携手终生

刘奇在野战医院任所长兼手术科长的时候,认识了她的终身伴侣张健,他们的相识、相恋充满了传奇色彩。

那时在蒙山阻击战中,66团政委张健当时带部队在前线打仗,负伤后被送到野战医院。看到刘奇时,张健非常惊讶,他没有想到野战医院的院长竟然是个女的。刘奇也很惊奇,一个团政委怎么会受机枪贯穿伤。自古无巧不成书、不打不成交。张健当时给刘奇提要求说:“部队300多名伤员没有被子,伤员怕冷,你能不能给解决些被子。刘奇说:“解决不了那么多,没办法,只能十个、八个人坐起来,给你一床被子,大家合着盖。”张健一听,这名女医生还挺牛。那时候的野战医院,战斗英雄和团以上干部负伤可以优先治疗,可是张健却说:“我不治,给我包一下就行。”他转身就带着警卫员悄悄溜走了。因为他听到前面枪炮声很猛,怕部队有什么闪失。上面领导批评刘奇:“怎么伤员又跑回来了?”刘奇说:“这个不怪我们。”张健也被领导逼着做检查,怎么从医院开小差。刘奇不高兴,心想:“你也没跟我们打招呼,怎么骑着马就溜了。

张健的一个老熟人正巧是刘奇的同事,看到张健和刘奇似乎很有缘分,就有意给两人牵线搭桥。刘奇毫不犹豫地拒绝道:“不行,我是出来抗日的,是来打仗的,不是来找对象的。”遭到拒绝后,张健并没有气馁,他开始给刘奇写信,而且一直坚持写。后来见刘奇只顾着工作,根本不考虑恋爱结婚的事。张健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拿着组织上批准的介绍信找刘奇求婚,刘奇还是说自己要先抗日。张健一口气举出了邓颖超、林月琴等许多女性的事例,最后终于打动了刘奇,他们成了恩爱一生的伉俪。

刘奇离休后学习书画,在金陵老年大学研究生班学习4年,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学习3年,现在专修工笔画。她多年来参加社会活动、美化环境,多次参加书画展并出版过几本画册,得过金奖、银奖、一等奖、奉献杯等,曾两次参加临沂画展。先后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三级解放勋章、独立功勋荣誉章等,业绩曾入选《天南海北沂南人》、《沂南党史辞典》等。

版权所有:河北红色文化旅游网 违者必究
冀ICP备19017071号